38514

爰游戏平台登陆

服务热线:400-858-9000 咨询/投诉热线:13073622936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该腾讯摸着高德过河了

新熵 白芨 樟稻
07/26
官方公告显示,腾讯出行服务打车板块从今年3月上线,截至7月12日已经覆盖全国超过100座城市。而在此期间,腾讯出行几乎未对打车产品进行营销宣传和用户补贴动作,相关报道也表明,目前腾讯出行打车服务仍处于灰度测试阶段。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作者:白芨 樟稻,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腾讯再度向聚合打车平台发力。

7月12日晚,“腾讯出行服务”公众号在次条发布消息称,旗下打车服务已于3月上线,目前已覆盖全国100多座城市。腾讯出行同时对用户提供补贴,其中新用户最高优惠为两张8元券,老客户最高优惠为5元常规券。

有趣的是,当晚的头条内容是油价下跌,阅读量10W+,这条次条内容阅读量至今仍不过万。

值得关注的是打车服务在微信中的入口位置。

在滴滴的成长过程中,微信支付“九宫格”入口曾为滴滴提供过关键的流量支持。创始人程维曾在采访中透露,滴滴与快的大打补贴战时,腾讯马化腾提供了关键支持,缺钱就给。这让滴滴站稳中国市场,形成正面叫板Uber的能力。

但随着腾讯出行切入聚合打车平台,滴滴在微信的打车“C位”被取代。用户可以在微信“服务”——“交通出行”——“出行服务”中找到打车选项,位置在滴滴前列。

该腾讯摸着高德过河了

这看似不符合腾讯“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战略。事实上,出行服务是腾讯WXG(微信事业群)在“九宫格”为兄弟部门CSIG(云与智慧事业群)留出的重要入口,在2021年腾讯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智慧交通与出行副总裁钟翔平表示:

“我们在微信支付页的出行服务入口,有6000万月活,累计访问用户3.8亿。”

而CSIG是腾讯“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抓手。这意味着,腾讯做聚合打车,也许目标不在消费者。

01

顺水推舟,“潜入”网约车市场?

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尝试切入聚合打车平台。

早在2020年7月,微信九宫格就上线了出行服务入口,主要向用户提供车主服务、驾车导航及公交规划内容。直到打车业务发布后,相关公告的宣传配图仍然强调,出行服务以服务车主为主。

该腾讯摸着高德过河了

只有在广州和深圳,用户可以额外选择打车服务,服务方是如祺出行,一家由广汽集团、腾讯、广州公交集团、滴滴出行等公司共同投资创立的出行公司。

与滴滴相比,微信中的出行服务更像一款面向车主的便捷小程序,内容涵盖洗车保养、加油充卡、违章查缴、提供代驾等,上线的公交和打车功能也都相对简单。

仅两个月后,腾讯地图就仿照高德模式全面切入聚合打车业务,向滴滴、首汽约车、曹操专车、够谱出行和阳光出行等服务商提供流量。根据腾讯科技报道,腾讯地图的聚合及调度匹配技术完全由滴滴提供,自身仅作为用户流量场景。

一位接近腾讯地图管理层人士表示,腾讯地图联合滴滴,可以补充滴滴的高峰期运力,也补充腾讯地图的服务体系,同时也为中小网约车公司带去新的场景。

在去年7月,根据国家网信办整改要求,各大应用商店集体下架了滴滴出行App,新用户注册也被暂停。随后,滴滴出行在支付宝、微信的小程序也一同下架,但有用户表示,滴滴出行很快从微信九宫格中恢复。

这为出行市场带来短暂的真空期,其它平台开启了争夺滴滴市场份额的热潮。微信也对滴滴下架做出一定回应,如祺出行曾短暂登陆微信九宫格替代滴滴位置。

以美团为例,在此之前,美团已经将出行市场动作定位第三方聚合模式,负责人王慧文将打车业务战略从市场份额扩张调整为提升利润。市场生变后,美团将打车事业部从智慧交通平台中分拆独立,并重新上线了此前下架的“美团打车”APP。官方公告显示,美团大幅扩张了自营打车业务,并在全国数十座城市招募司机。

美团同时开启了司机端与用户端的补贴战争,对新入驻司机的抽佣提供较高比例的缩减。同步跟进补贴的还有高德,官方公告显示,高德打车免佣联盟启动暑期免佣季,新司机享有每天前三单免收佣金及高峰期免佣金。到今年3月,高德一度放出通勤补贴,用户打车最高减免13元。

一位美团人士对“新熵”表示,补贴是竞争C端市场的关键。对用户补贴力度、时长将直接反映平台争夺市场份额的意愿。这意味着,在运力端和用户端同步补贴的美团和高德,争夺市场的意图更为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出行布局打车的具体动作。

官方公告显示,腾讯出行服务打车板块从今年3月上线,截至7月12日已经覆盖全国超过100座城市。而在此期间,腾讯出行几乎未对打车产品进行营销宣传和用户补贴动作,相关报道也表明,目前腾讯出行打车服务仍处于灰度测试阶段。

尽管从开城速度看,腾讯出行打车的开城极快。以美团打车为例,相关业务从2017年2月试点启动,至12月接入城市为7个,而腾讯出行打车开城速度为四个月百城以上。

但腾讯出行拥有腾讯地图的聚合平台资源,例如,腾讯出行接入的曹操出行、阳光出行、首汽约车等平台,曾在2020年加入腾讯地图的聚合平台中。而后者从2019年末开始网约车试点工作,到2020年9月22日才正式上线30个城市。这意味着,腾讯地图已经为腾讯出行支付了网约车聚合平台的试错成本。

02

腾讯的大出行梦不死

该腾讯摸着高德过河了

在滴滴遭遇APP及小程序下架,以及新用户停止注册后,市面上的聚合打车平台数量及营销声量明显放大。究其原因,自营模式的合规成本较高,市场铺设过程漫长,而聚合平台不做司机团队,只负责买流量,试错成本很低。

另一方面,聚合打车平台可以同企业的自动驾驶等研发产生共鸣。

在2018年的组织架构调整中,腾讯新组建了CSIG,并将智慧出行作为核心业务之一。在这场变动中,腾讯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被拆分,其中腾讯地图并入CSIG。

早期,腾讯智慧出行的主攻方向是车联网,即提供智能导航+实时路况+移动互联网产品服务的汽车硬件,并将腾讯系移动产品转入车内场景使用,但很快转入更深层的座舱、驾驶、车企营销、车主服务、汽车云等全面智能化。在今年6月的发布会上,这一方向被CSIG概括为“车云一体化”,CSIG总裁汤道生表示:

“腾讯不造车,将用云计算、AI、大数据帮车企造好车、卖好车。”

而微信九宫格“出行服务”入口,则是CSIG在C端的重要场景。公开招聘信息显示,腾讯出行服务官方公众号由CSIG负责运营,而其面向车主的产品“挪车码”也由CSIG开发。

这解释了腾讯坐拥无数优质流量入口,为什么只挑选腾讯地图和微信出行服务入口来做聚合打车平台。原因是,腾讯的聚合打车完全由CSIG主导,腾讯地图打先锋,微信出行服务入口在原有基础上作了场景延展。此外,出行服务中的打车服务没有选择接入滴滴,这意味着腾讯在网约车平台聚合及调度能力上的“去依附”。

与腾讯近似的是,近日华为也在会员中心应用众测上线了聚合打车平台Petal出行,并与首汽约车与神州专车等服务商达成合作,在北京、深圳和南京提供打车服务。

一个重要信息是,Petal出行与华为联合发布的问界M5、问界M7同样使用了花瓣地图,为汽车提供路况信息、线路调度、导航功能等。有相关从业者猜测,两款华为系车型或将进入Petal出行服务车型中,成为种草用户的“先锋”。

腾讯切入出行市场的抓手也是地图,不仅腾讯地图率先跻身聚合打车平台,腾讯智慧出行也于去年11月的腾讯数字生态大会智慧出行论坛上发布了新品腾讯智驾地图。公告显示,新地图能够实现驾驶域与座舱域的跨域融合,做到高精地图、ADAS地图、SD地图的数据同源“一张图”。

而高精地图是自动驾驶的前奏,负责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环境感知并提升安全性能。这种超高精度的地图需要大量实测数据。

RAND数据显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要接近人类驾驶,需要1.5亿英里的测试里程,其中需要5%的实路测试。进行越多测试的自动驾驶产品就越占优势。以百度自动驾驶研发为例,在《Apollo智能交通白皮书》当中,百度将超300万公里测试里程作为自动驾驶领跑全国的重要证据。

滴滴旗下花小猪技术负责人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实测数据积累越多,平台算法便越精确,对运力调度、路线分配的能力便越强。对腾讯而言也是如此,要形成复杂路况的精确导航能力,腾讯需要积累更多实路测试里程。

当来自腾讯流量场景的订单量足够大,腾讯就可以同网约车服务商达成更多合作,并为自身的车云一体化产品服务。而聚合出行平台将为新产品提供更多关键数据用于优化。

科技新知曾在《“造车”,腾讯抄了华为后路》一文中整理华为与腾讯的造车竞争,文章中一个重要结论是,产品数据是生态链的“灵魂”,是各路玩家的竞争核心。

从出行市场动作看,腾讯与华为再度踏入同一条河流,与其说是瞄准聚合打车平台的“蚊子腿”利润,不如说是另一场数据战争。

03

该紧张的不是滴滴,是高德

大厂的动作常常会波及到场上的原有玩家。

可以看到,腾讯、华为此次入局网约车均采用的是聚合打车模式。目前,在聚合打车市场,已有高德、美团、百度等企业布局,因此腾讯、华为入场有望重新炒热这个市场。

需要补充的是,在商业模式上,按照网约车聚合平台的运营方式,其自身不直接设置运力,仅提供乘客与入驻网约车的“撮合”服务,平台的本质其实是一种流量生意。

聚合平台的出现有一定的必然性,随着网约车市场格局逐渐走向稳定,其中,滴滴出行、T3出行、曹操出行等占据市场较大份额,对于剩下的大部分小平台而言,抱团取暖选择加入聚合平台是一个不错选择。

毕竟,中小平台只需被动地提供运力,由聚合平台提供流量,一个能够获得订单,一个则通过提供聚合网约车服务增强用户黏性,实现流量变现。从这个角度来看,聚合平台是一个互相成就的模式。

该腾讯摸着高德过河了

现阶段,市面上主流的网约车聚合平台当属高德打车。资料显示,高德于2017年进入打车市场,高德没有与滴滴直接对垒,而是搭建聚合平台。

去年7月初,滴滴出行全系列应用下架,据晚点LatePost报道,8月节点上,滴滴日均单量约在2000万左右,高德约在500万,美团大约为120万,聚合打车模式下高德已经成为网约车名义上的第二名。

如今,随着腾讯和华为加入聚合打车的战场,特别是微信恐怖的流量导入,对于高德而言势必产生竟对,这将表现在司机和乘客两侧:一是用户侧的打车习惯,二是司机侧的运力抢占。一场大战或将开启。

商业上的竞争固然令人瞩目,但现在,同样更应该关注聚合打车模式的安全性问题——就在近期,高德打车平台派发给“有象约车”的网约车订单出现交通事故。由于是聚合模式,目前赔偿问题有待解决。

据车祸事故家属披露,在找高德方面沟通时,高德方面表示让“有象出行”对接,高德方不出面,声称涉事网约车司机证件审核工作不属于高德方。

此外,此次事件中,被诟病的一点就是,在高德平台上的网约车是否合规:

高德在回应中虽然提到了有象约车具有交通部门颁发的当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但就《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人证”、“车证”、)一直没有给出正面回应。

据报道,去年9月1日,交通运输部等5部门对T3出行等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提高了网约车的合规要求。在合规背景下,被清退的不合规司机转到了小平台,并在聚合平台接单。

而在今年5月初,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发布消息,妥妥E行因未提供“人证”、“车证”被行政处罚,只在5月6日这一天就收到11张罚单。而妥妥E行目前正是高德地图战略合作伙伴及核心线下服务商。

据凤凰网科技此前报道,高德打车正通过直接投资和股权质押,加强对平台上网约车服务商的掌控,比如订单量靠前的 “妥妥E行”、“携华出行”等。但从这次处罚和事故来看,打车平台仍存在不少合规风险。

如今,监管方向越发明朗,杜绝非法营运已经成为行业共识,难以解决的合规化进程将得到有力推动,任何平台都需要把合规放在首位。

回过头看,此次腾讯、华为此次入局势必加剧打车大战,但不管是哪种模式脱颖而出,网约车市场最后还是会回归到服务和体验上来。

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融界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腾讯 高德 出行服务
专栏介绍
新熵
新熵
58篇文章
+ 关注
简介:洞察商业变量,探寻商业本质。
专栏推荐
换一批
华兴资本
+关注
懂懂笔记
+关注
热文榜
聚焦7大领域,四部门推进金融支持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
乡村民宿被十个部门关注,发布5大任务推动其高质量发展
碳中和开启能源变革,光伏发电加速赛道布局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email protected]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13073622936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moatclub.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杭州市⻄湖区留下街道⻄溪路698号15号楼408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moatclub.com版权所有 | 用户协议 | 隐私条款 | 用户权限
应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